互动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电视 > 分析/视点

那英离开《新歌声》背后是传统音乐综艺的整体没落

作者:佚名    来源:镜像娱乐   发布时间:2017-10-12 14:00:35

  【流媒体网】摘要:但从2012年走到现在,在各大卫视音乐综艺瓜分市场、网络音乐综艺新玩法冲击下,《新歌声》已是收视率持续下跌、难出爆款,疲态明显。那英选择离开,也许是件好事。

 


 

 10月11日,那英工作室发表声明,宣布那英将不再参与后续《中国新歌声》的节目录制。那英在声明中称自己是时候休息一下了,并表示残酷的竞赛制让自己每一次选择都内心饱受煎熬、心力交瘁,并对工作人员、导师和学员表示感谢。

  

1.jpg

 

  从《中国好声音》到《中国新歌声》,从庾澄庆、杨坤换到周杰伦、陈奕迅,那英一直稳坐导师席位,并带出了梁博、张碧晨、张磊三届冠军,还有姚贝娜、周深、张玮等人气学员,虽中间几度传出离开,但只有这次是实锤。

  对于这位坚守六年的导师的离开,有网友表示,那英六年来承受了不少谩骂,此番远离是非之地是明智之选,也有人表示喜闻乐见,终于不用再看到那英了。

  值得注意的是,微博音乐博主@灯灯HOHO转发了那英工作室的声明,该微博随后被《歌手》总导演洪涛点赞,@灯灯HOHO也表示:“这是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点赞。”

  

微信图片_20171012101757.jpg

 

  《歌手》在明年即将迎来第二季,如果那英确认参加《歌手》,那时间重合也导致其不能同时担任《新歌声》的导师,所以也有部分网友猜测那英可能要转战《歌手》。

  下一季的《中国新歌声》将迎来哪位新导师暂且不知,但从2012年走到现在,在各大卫视音乐综艺瓜分市场、网络音乐综艺新玩法冲击下,《新歌声》已是收视率持续下跌、难出爆款,疲态明显。那英选择离开,也许是件好事。

  收视下跌、爆款难出

  综N代《新歌声》进入“中年危机”

  《中国好声音》第一季是2012年播出的,比《我是歌手》早了一年。作为内地第一档制播分离的音乐综艺,灿星制作直接复制国外《好声音》一整套成熟模式的打法,成功使其成了爆款现象级节目,那个时候国内音乐综艺还没进入红海。

  

微信图片_20171012101804.jpg

 

  经历了四季《中国好声音》后,因同原版权公司产生了纠纷,灿星宣布不再以《好声音》之名制作节目,转身推出了《中国新歌声》,并宣告模式全部原创。但虽然换了转椅,节目赛制也加了花边,播出后新意却乏善可陈,仍是导师盲选、考核、四队导师混战,最后选出冠军的流程。

  几年后国内音乐综艺已经泛滥,《我想和你唱》、《跨界歌王》、《金曲捞》、《蒙面唱将猜猜猜》,以及网综《明日之子》、《中国有嘻哈》等一波接一波出现,音乐市场的蛋糕不断被瓜分,观众也不断被分流,综N代《中国新歌声》的优势逐渐变小。而随着同质化的严重,不止是《新歌声》,国内传统的音乐综艺可以说整体在没落。

  

微信图片_20171012101808.jpg

 

  去年《新歌声》鸟巢总决赛收视率为3.956%,市场份额为16.05%,相对于《中国好声音4》总决赛6.843%的收视率,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而今年《新歌声2》开播,首播推及观众规模为5248万,较上一季缩水了近1395.2万,全季更是以2.213%的收视率创下了历史新低。

  《新歌声》现在正在面临着尴尬的“中年危机”。从《好声音》第一期节目的10首歌,到《新歌声》现在的一期6首歌,整个节目聊天的时间越来越多,留给音乐的时间越来越少,而爆款作品和人气话题选手也是难求。

  第四季中张磊唱火了《南山南》,但《新歌声》第一季冠军蒋敦豪的《天空之城》却没有溅起水花。知名音乐博主@耳帝在微博点评《新歌声2》时就对其学员水准表示了担忧,例如唱《淘汰》且话题度很足的朱文婷本质上还是典型的选秀大嗓歌手,演唱缺少感情渲染力。

  

微信图片_20171012101811.jpg

 

  而在知乎如何评价《中国新歌声2》的话题回答中,很多网友表示看完整季之后记住了那英、刘欢、陈奕迅、周杰伦,但却没有记住一个学员,也有很多人表示,要不是因为“周迅CP”,早就放弃了。

  国内综艺正在从竞技类向娱乐综艺转型,《中国新歌声》也在做出改变,从消费汪峰到消费陈奕迅周杰伦,导师戏越来越足,越来越像顶级卡司的脱口秀,有网友爆料导师的很多专业点评都被剪辑掉了。但随大流后的《新歌声》,国民讨论度和话题度仍没有上去。

  

微信图片_20171012101815.jpg

 

  改变,也不一定就是件好事。那英、刘欢、周杰伦、陈奕迅等导师无疑都是华语乐坛大咖级的人物,如果将专业性作为卖点,那节目质量起码过关。一味地向娱乐化方向靠拢,只会落得“尬演”的吐槽声。

  对比一下《明日之子》和《中国有嘻哈》的导师,吴亦凡、薛之谦、杨幂等可以毫无违和地与娱乐挂钩,强化节目娱乐效果容易圈粉,但对于那英、刘欢、周杰伦、陈奕迅等人,显然不适合这种玩法,因为其背后更多的是歌迷,而并非粉丝。

  不敌网综花样玩法

  推新容易造星难

  在国内音乐类节目兴起的狂潮中,好声音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现在人才越来越难寻。早期还是《中国好声音》的时候,关喆、金志文、梁博、吉克隽逸、吴莫愁等学员不仅都是实力唱将,也都各具特色,但现在,《新歌声》冠军的名字都鲜有人知。

  

微信图片_20171012101819.jpg

 

  对于一档选秀类的音乐综艺来说,只有不断推出现象级选手,才能延续节目现象级热度。而在爆款缺失的后音乐综艺时代,现象级选手的推出,还要依赖于节目的创新。

  过去几年,音乐选秀节目井喷,但其大多实质上还是主流音乐的舞台。在观众开始审美疲劳的时候,小众音乐作为新鲜血液加入了,比如之前的民谣,比如现在的Hip-hop。

  纯歌唱选秀节目已经不能满足观众了,现在互联网思维下都在开发新玩法,比如玩圈层文化的《中国有嘻哈》和《明日之子》。一个聚焦于地下的Hip-hop小众文化,借着吴亦凡的“freestyle”和Rapper的“diss”将嘻哈音乐人从地下推到了综艺舞台上,并成功造星推出了PG one,为此前漫威新作《蜘蛛侠:英雄归来》演唱主题曲,代言雅诗兰黛口红,红极一时。

  

微信图片_20171012101825.jpg

 

  一个以音乐为载体,开辟三条独特的赛道:盛世美颜、盛世魔音、盛世独秀,而导师设置也分为首席星推官杨幂、才华星推官薛之谦、实力星推官华晨宇。选手从互联网的各个圈层诞生,节目也分标签选拔,玩法新鲜、个性,成功捧红了唱《消愁》、《像我这样的人》的毛不易。

  

微信图片_20171012101832.jpg

 

  现在的音乐节目越来越细分,当观众对主流音乐和传统玩法逐渐失去新鲜感后,细分类型的音乐综艺才有机会突出重围,走向大众。其实不光是音乐综艺,国内其他类型的综艺也是一样,虽然《中餐厅》、《亲爱的客栈》都被质疑抄袭,但很多网友表示喜欢这种慢综艺,观众需要看到新的玩法。

  《新歌声》的衰落,和其推新后造星能力缺失也有很大关系。虽然灿星制作背后有梦想强音,但其还是擅长做综艺,近年来捧红的选手少之又少,除了张碧晨、吴莫愁、梁博等稍有人气外,其他多已淡出了观众视线。今年的扎西平措、郭沁等虽夺得了冠亚军,但微博粉丝分别只有2万和7万,与毛不易的260万、PG one的415万相差甚远。比赛期间更是未掀起热度,很容易被遗忘。

  

微信图片_20171012101836.jpg

 

  当电视综艺造新能力缺乏的时候,互联网选秀背后的资本思路却很清晰。《明日之子》的大部分选手都签约在了哇唧唧哇旗下,其规划是成立一流的偶像养成和培训学院,建立一线的音乐、视觉等方面的专业团队,对选手进行全方位的包装。《中国有嘻哈》的制作人陈伟也准备成立专推嘻哈艺人的公司。

  长江后浪推前浪,《新歌声》这个前浪已经快被拍死在沙滩上了。做专业性的音乐选秀不讨喜,这是音乐综艺娱乐化的时代;随大流迎合娱乐化,没有爆款和王牌学员支撑,还是走不长远,《新歌声》似乎陷入了困境中。

  据悉,那英的姐姐兼经纪人那辛和老公孟桐都是《中国新歌声》制作方灿星旗下公司梦想强音的股东和投资人。那英此番离开,想必也是不愿再守着已经走下坡路的《新歌声》了。

责任编辑:苗梦佳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