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电视 > 分析/视点

“三朵金花”的人事大地震 广电传媒的中场战事

作者:吉星阁    来源:常话短说   发布时间:2017-10-13 13:14:11

  【流媒体网】摘要:湖南广电系统旗下两大上市平台公司董事长在“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双双请辞,是巧合还是必然?


 

  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年以来,第几次媒体口中的“湖南广电系统人事大变动”了,但电广传媒和快乐购10月11日双双发布的公告依然令人震惊不已:

  10月11日,电广传媒发布公告称,因为工作原因,公司董事会于当天收到公司董事长龙秋云,董事、副总经理尹志科的书面辞职报告,两人将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10月11日,快乐购发布公告称,因上级主管部门的工作调动安排,公司董事长陈刚于近日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以及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职务,将不在快乐购担任任何职务。

  湖南广电系统旗下两大上市平台公司董事长在“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双双请辞,是巧合还是必然?

  1时点

  如果放在平时,之类人事变动信息除了一些“炒股者”、投资者和部分产业人士关注之外,不会引起太大波澜。

  但这场“风波”之所以引起了资本市场和电视业界的广泛关注,与快乐购刚刚公布的百亿级“并购重组”不无关系。

  这起并购最大的焦点在于芒果TV,其以95亿元的交易价格注入上市平台“快乐购”。如果考虑快乐购目前的营收和业务前景,此次并购颇有点让“芒果TV”变相上市的味道。

  而“快乐购”的业务方向不说改变,至少也将围绕“芒果TV”平台进行整合。网上甚至已经了为快乐购“取新名”的讨论,还不亦乐乎。

  关于快乐购本次并购的详细信息可以点击《【观察】芒果TV近百亿估值注入上市公司,广电三大佬资本市场齐聚首!》,常话短说小编在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芒果TV作为广电新媒体的样板,是广电系统唯一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为对标对象的机构,加上湖南卫视数十年来在中国电视界的“创新者与引领者”形象,其一举一动都引起了广电和互联网的关注。

  自然,本次湖南广电系统又一次人事风波得到的关注度较以往要多了“三五倍”。

  不过细心人士应该已经发现,电广传媒和快乐阳光的离职表述还是存在一些差异:

  龙秋云和尹志科的离职原因为“因工作原因”,这是上市公司高管离职的“八股式”表述。而陈刚的离职原因为“因上级主管部门的工作调动安排”,说明是另有任命安排。

  需要指出的,陈刚目前仍旧为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龙秋云为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志科为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这些职务是否也发生变化,目前还没有消息。

  考虑到芒果TV的掌舵者聂玫已经先后离任快乐阳光(芒果TV)董事长、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而在其离任前,芒果TV资产第一次注入快乐购以失败告终。

  芒果TV官网显示:

  张勇于2017年8月任快乐阳光董事长,并兼任上海天娱传媒董事长、快乐购董事、芒果影视执行董事等职。

  蔡怀军于2017年7月担任快乐阳光总裁,并兼任芒果创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易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及厦门壹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综合上述信息,这一系列事件是否是湖南广电系统的人事统筹安排,目前还不得而知。

  2局面

  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10年以后,电广传媒与湖南广电渐行渐远,湖南广电虽然仍旧是电广传媒大股东,但占股比例为16.6%,并不算多。

  常话短说在去年8月份《【深度】湖南广电第三轮改革加速,现有格局或酝酿大变》以及今年5月份《【解局】湖南广电系统,分家了!》的报道中已经指出,2014年4月成立的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与湖南广播电视台/湖南广播影视传媒集团似乎更像是并列而不是上下级从属关系。从各种人事安排和业务逻辑来看,电广传媒与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关系密切。

  而为了解决长期困扰电广传媒与股东方湖南广电的同业竞争问题(湖南广电在2014年做出过三年内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湖南广电系统并没有采取业务重新剥离整合的方式,而是通过划拨电广传媒股份给予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的方式解决:

  2017年4月28日,湖南省政府和财政部批准,同意将湖南广电产业中心所持有电广传媒16.66%股份无偿划转到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在过了这些年的日子之后,电广传媒和湖南广电似乎迎来了自己的中场战事,下一步就看各自的运作和发展了。

  3视野

  常话短说在《广电新媒体一把手,何时成了第一高危职业?》曾经提出了中国广电式创新的困局:

  传统势力太强大,利益格局太稳定,以至于在新技术带来的传播革命面前,广电只能在体制夹缝中寻找创新的空间,呼吸灵活的空气。

  中国广电传媒界的“三朵金花”——黎叔创造的百视通、曹强创造的华数和湖南广电系统几代人创造的电视湘军,这应当无人质疑。

  在无线和有线电视时代,上海文广的全国化野心都是被打压的对象。而借助于电信宽带的窗口,百视通则代表了上海文广不屈不饶的斗争,即使成为广电口中的叛徒也在所不惜。所以百视通的成功,既是黎叔团队的成功,也是时事造就的机缘。

  但当新媒体浪潮势不可挡,当IPTV和OTT面临众多分食者(IPTV总分播控平台和6大互联网电视牌照),百视通成为守成者,甚至内部都纷争四起时,利益格局已经复杂化甚至政治化。

  这批早期元老纷纷选择离去,实现了体制外的再聚首,去继续开创自己的江湖。比如黎叔(华人文化)、李怀宇(有些体育)、张大钟(阿里体育)、陶明成(有些体育)。

  华数的发展似乎更依照着正常的产业发展逻辑,少了那么些家国情仇。得益于中国有线电视互动化需求,以及一支极具水准的战略规划与执行团队,华数的业务得以迅速扩大,高峰时期甚至占据了中国互动电视80%的市场份额。

  但受制于市网的出身地位,相较于在全国广电市场的无往不胜,华数在浙江地盘却颇受束缚,包括一省一网整合,包括与浙江广电集团的关系。在有些催化剂的那么个时点,早期团队的这些人也纷纷离开,在体制外开始新生,比如刘宁子(浙江岩华)、谢斐(盛大游戏)等等。

  而湖南广电系统的事情似乎复杂一些,相比统因这因那的原因导致今年的人事大动荡,华数和百视通另外两朵金花其实已经完成了“人事大动荡”。鉴于上文已经有过相关阐述,在此不再赘述。

  下面是常话短说简单梳理的这三家广电领军企业近些年的部分离职人员(主要是早期核心开创者,不是三家企业全部离职人员)名单:

1.jpg

 

  是时代浪潮造成的无奈,还是体制所带来的必然,或者说这本就是“万物轮转”的自然规律?

  我们也不必妄自猜测!

  在这场互联网新经济的浪潮面前,没有任何行业能够避免,而广电“三朵金花”的人事大地震,似乎都是一场转型发展中的中场战事。或者说,人在哪里干什么事情,只是不同的思维角度问题,过于纠结实无必要。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