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电视 > 分析/视点

电广传媒为何被深交所连环18问?

作者:零柒柒    来源:娱乐资本论   发布时间:2018-07-04 08:06:31

   【流媒体网】摘要:目前的电广传媒正胶着在一个新的“坎”上:有线业务的大幅下滑、前两年高价并购结下的恶果以及影视剧投资业务的踟蹰不前。


 

  逾期16天,“中国传媒第一股”电广传媒终于对深交所的问询做出了回复。和外界想象的不同,对于公司2017年业绩整容式的变脸(从盈利2600多万变为亏损4.64亿元),电广传媒的回复仅有32页。

  这坐实了电广传媒10年来第一次亏损并且数额巨大的事实。还令人唏嘘的是,作为湖南广电两家上市公司之一的电广传媒,从2015年股价最高43.25元每股之后,便一路下跌86%,截至今日收盘5.78元/股,市值仅有80多亿。

  从回函能看出,电广传媒把这次财报大调整归咎于在新老管理层交接,指出原相关负责人未能有效地组织年报业绩预测相关工作,且对资产减值测试工作量预计不足。

  有不少股民调侃称,这是把所有的“锅”都扔给前任了?但可以确定的是,在2017年末至2018年初,电广传媒遭遇人事大地震,原董事长龙秋云涉嫌受贿被调查,多位副总经理请辞,甚至主管财务的CFO也更换了。目前电广传媒的管理层几乎都是新的面孔。

  而真正值得追究的是,从预告盈利2600多万至巨额亏损4.64亿元,从业绩预告到年报发布,短短不到90天,这家上市公司如何“颠覆”了财务报表?

  小编详细分析了财报,帮大家找出了4.64亿元亏损的由来,共包括三大方面操作:《大侦探霍桑》等影视剧跌价准备增加、应收款项减值准备增加以及公司商誉减值准备骤增。

  如果把时间线拉得更长一些,除了人事更换带来的动荡,目前的电广传媒正胶着在一个新的“坎”上:有线业务的大幅下滑、前两年高价并购结下的恶果以及影视剧投资业务的踟蹰不前,都在冲击着这家被称为“中国传媒第一股”的上市公司。

  前任留的锅,后任三把火?

  4月14日,电广传媒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推翻了1月31日公布的“预计2017年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00-3900万元”的言论,取而代之的是“净亏损约为4.6亿元”。

  先暂且不提具体财务指标,电广传媒事隔70多天才披露业绩的剧烈波动,令人不解;而且一般来讲,业绩预告和业绩审计报告相差无几,像这种财报发生剧烈变动的实属少数,这才引发深交所问询。正如上述所说,电广传媒把这次业绩修正滞后的原因归于人事变动。

  官方口径指出,2017 年末至 2018 年初,电广传媒公司董事长、财务总监、财务部负责人均发生变更,工作交接期间,原相关负责人未能及时有效组织业绩预测相关工作,并且对主要资产计提减值准备预计不足,导致业绩预告发生修正。

  

1.jpg

 

  小编详细梳理了电广传媒的人事大地震:

  首先是电广传媒掌门人更替:2017年10月11日,电广传媒原董事长龙秋云辞职,被传遭湖南省检察院调查;10月30日,原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快乐购董事长陈刚,接过电广传媒的帅印,开始担任董事长。

  另外,2017年电广传媒有三位副总经理离开:2017年10月11日,电广传媒党委书记、副总经理尹志科辞职;2017年12月29日,电广传媒副总经理陆晓亚、邓秋林辞职。

  总结2017年末,这家公司共有4位高管离职,而陈刚作为掌门人“坐镇”电广传媒。

  时间来到2018年1月,原董事长龙秋云被湖南省检察院批捕;1月25日,电广传媒副董事长、总经理彭益到龄退休,原副总经理王艳忠接任总经理一职。也正是在这个月份,电广传媒发出了“2017年预计盈利2000多万”的业绩预告,当时的财务总监是毛小平。

  而在2018年2月6日,也就是业绩预告对外公布的6天之后,电广传媒财务总监毛小平因工作变动辞去这一职务,现任电广传媒董事、副总经理;而原快乐购董秘办高级总监付维刚,开始担任电广传媒财务总监。

  

2.jpg

 

  电广传媒现任董事长陈刚

  来来走走之间,电广传媒的高管层几乎是“大换血”,但这能否支撑电广传媒把“锅”甩给“前任”呢?外界可以看到的是,电广传媒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刚在2017年10月底就接手了工作,公司的总经理虽于2018年年初离职,却是由副总经理接任的,甚至财务总监毛小平也是在业绩预测出来后,才突然辞去的职务。

  值得关注的是,电广传媒现任董事长陈刚从业经历颇为丰富,他曾担任湖南广电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快乐购的党委书记、董事长,还曾担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目前还担任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其实横向看的话,1966年出生的陈刚,今年仅52岁,离退休年龄尚远。而现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吕焕斌为1960年生人,距离60岁仅有两年时间。

  “下一任的人选,会在哪些人中产生?又是否需要一些业绩增长的条件呢?”湖南广电一位总经理级别的负责人面对小娱的疑问,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巨亏背后:《大侦探霍桑》未播先死?

  对于新任班子来说,2017年的业绩或许并没有那么重要,毕竟临近年末才入职。但对于资本市场来说,从盈利变为亏损,而且是4.6亿元巨亏,背后的业务盈亏无比重要。

  电广传媒修正公告给出了3个原因:

  一是,公司对湖南有线集团103家分子公司确认的营业收入按企业会计准则要求进行了全面检查,较原预计情况进一步下降;

  二是,公司对未完成业绩承诺的新媒体公司进行更严谨的减值测试,商誉减值计提幅度有较大比例增加;

  三是,公司对主控投资影视剧进行审慎评估,对预计难以收回投资成本的影视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在这其中,前两个如果说是对前任班子子公司和新媒体公司审计不周导致,那电广传媒对影视剧计提大量存货跌价准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据了解,电广传媒仅这一项跌价准备,就较修正前增加了6406.78万元,主要涉及的影视剧作品为《大侦探霍桑》。

  

3.jpg

 

  从上述表格可以看出,尚未上映的电影《大侦探霍桑》在本期计提了5393.81万元的跌价准备,占据了影视剧跌价准备的大头。为什么电广传媒会对一部尚未上映的电影如此不看好?

  回复函中指出,在影视版块中,《坑爹游戏》票房较差,同时公司预计原投资的《大侦探霍桑》《小短腿嗨皮》等影视作品也将难以获得观众追捧,因此管理层基于经验和实际情况,经过减值测试,分别计提了5393.81万元、391.5万元的跌价准备。

  

4.gif

 

  《大侦探霍桑》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电广传媒为《大侦探霍桑》投资了大约9000万元,目前还未上映就认定难以收回成本,有些不合情理。”

  据记者查询,这部电影改编自小说《霍桑探案集》,由电广传媒影业、美国狮门影业、枫海影业、恒业影业联合出品,周显扬为导演,且不乏韩庚、尹正、张慧雯、郭晓冬等多位知名演员。

  

5.jpg

 

  值得注意的是,这部电影本计划在2017年暑期档公映,却没有了声音。而另一方面,电广传媒称,基于市场和战略考虑,公司在2017 年减少了影视剧投资。这也意味着电广传媒影业在集团层面能得到的支持,或许会越来越少。

  而《大侦探霍桑》这部电影在被总公司计提如此多跌价准备后,是否还能得到后续的宣发支持,几乎是个定局了。就像影视行业很爱讨论的那个怪圈,宣发对于电影作品来说,究竟是雪中送碳,还是锦上添花?

  

6.jpg

 

  让人好奇的是,已经和美国狮门影业达成战略合作的电广传媒,为何开始减少影视剧投资?毕竟其财报透露,公司参与的《爱乐之城》、《血战钢锯岭》等可分账票房超过8.5亿元,按照和狮门影业谈判的最高额的投资比例来算,电广传媒最高可获得的营收超过2亿元。

  明明之前的投资均为盈利,却贸然计提存货跌价,这样的会计思路,实在诡异。

  预计收不回的账款多了5538万

  按照电广传媒的回函来看,在业绩报告修正之前,公司计提的应收账款减值准备为3.05亿元,但修正之后减值准备达到了3.6亿元。在这其中,预计无法收回的“应收账款”增加了489万元,预计无法收回的“其他应收款”增加了5049万元,总共增加5538万元。

  从1月底至4月底,电广传媒会计核算的“应收款项减值准备”变动如此之大,令人不解。

  小编梳理财报及回函发现,在“应收款项”中,电广传媒对华夏五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黑龙江电视台和乐视网的应收款,全额计提了减值准备,这意味着这3家公司欠电广传媒的钱,未来可能都拿不回来了。

  

7.png

 

  此外,电广传媒还预计三六零文化公司、巨广传媒和自然人瞿艳琳所欠的钱,也无法收回了。

  

8.jpg

 

  注:回复函中的单位书写错误,“万元”应为“元”

  加起来,这6家公司的欠款数额近7000万元。其中,在2017年当期全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数额约3500万元,在一定意义上削减了公司当年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应收款项涉及的三家公司都和影视剧业务有关。比如,黑龙江电视台的欠款,是子公司电广传媒文化发展公司销售电视剧《暗红 1936》的应收款,对方以收视率低于预期为由拒绝支付;

  乐视网的款项,也是电广传媒文化销售电视剧《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女人要过好日子》、《暗红 1936》等的应收款,对方以电视剧播出的卫星频道未达要求为由拒绝支付;华夏五洲文化则是无法偿还电广传媒影业承接华夏微电影影片制作业务的制作费用。

  

9.jpg

 

  注:回函书写错误,电视剧《暗红1932》应实属为《暗红1936》

  这部剧有多差呢,让黑龙江电视台、乐视网都拒绝付款了?

  资料显示,《暗红1936》成片之后就命运多舛,多家卫视打出了预告,播出却被一再延后。贵州卫视本来定于2013年1月22日开播此剧,但播出预告后,却因为又加入了几家卫视,致使播出计划又一次延后,几家卫视协调时间未果,才在5月3日于贵州卫视独家播出。

  而在其他应收款项中,还有子公司湘西州有线网络公司的一位员工瞿艳琳,非法挪用公款 1125.47 万元,电广传媒预计上述款项难以收回,也在2017年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

  

10.jpg

 

  《暗红1936》

  不少投资者疑虑,其他家公司欠上市公司的钱,就这样收不回来了?截止到发稿前,黑龙江电视台并未回复。

  高价并购恶果

  从业绩预告至业绩修正报告,电广传媒对影视剧投资业务计提的跌价准备、对应收账款计提的减值准备,数额确实增加了,但两者加起来也只有差不多1.2亿元。距离4.64亿元的巨额亏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娱乐资本论发现,业绩亏损的“大头”其实是前几年高价并购引发的一系列后果。

  

11.png

 

  上图可以直接体现出来,电广传媒最新的业绩报告中,对商誉减值准备多计提了9236万元(从4397万修改为1.36亿),对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多计提了8914万元(从203万修改为9117万)。

  仅这两项加起来,减值准备数额就超过了1.8亿元,本来计提的却仅有0.45亿!而这么高的代价,很大一部分其实是电广传媒高价并购带来的“恶果”。

  尤记得2015年的时候,电广传媒停牌超过5个月。

  当年6月,电广传媒向外界公布,投资收购深圳九指天下51%的股权、深圳亿科思奇60%的股权、北京金极点51%的股权、上海久之润70%的股权;10月,其又宣布收购成都古羌79.25% 的股权、北京掌阔80% 的股权、上海久之润30% 的股权。而在2014年,电广传媒还投资收购了广州翼锋和江苏游。

  据计算,电广传媒收购这一系列互联网新媒体公司,花费总计35亿元,其中不少都是高溢价收购。

  比如,亿科思奇截至2014年末的净资产1626万元,评估值则高达3.67亿元,评估增值率为2157%;首次收购上海久之润70%股权时,评估增值率为246%,而10月拿下30%股权时,增值率达到927%!

  很可惜的是,电广传媒高价并购的这些新媒体公司业绩并不尽如人意。2017年财报数据显示,九指天下预测净利润为8500万元,实际亏损超4000万元;广州翼锋预测净利润为4000万元,实际亏损近4000万元;;极点预测净利润为3350万元,实际亏损近1500万元。

  以上种种造就了电广传媒巨额减值准备。回复函显示,2017年电广传媒对广州翼峰计提了8000多万商誉减值准备,对金极点科技计提了1000多万,对上海剑梦计提了440万。

  更值得注意的是,电广传媒对江苏马上游、北京掌阔、广州天萌、深圳九指这四项长期股权投资计提了9000多万减值准备,但其于 2016 年未计提任何减值准备。电广传媒最终将这种财务减值安排归咎于公司业绩。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接下来的几年,这些曾经溢价收购来的互联网新媒体公司,对于电广传媒来说,仍然是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尽管电广传媒一一回复了深交所的18问,但许多投资者心里的“疑团”仍然没有解开,甚至还引发了质疑。还有股民在网络上表示,已经递交了关于业绩预告的虚假陈述举报信。

  从某一角度分析,很难说这是前任董事长龙秋云涉嫌受贿带来的“余波”,还是随着“业绩大变脸”后,对公司的“不信任”。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