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电视 > 分析/视点

从“身份剥夺”谈基层媒体的战略回归

作者:林起劲    来源:流媒体网   发布时间:2018-08-01 08:13:39

   【流媒体网】消息:与省级和中央媒体相比,基层媒体的核心定位是“地面战争”,但互联网新媒体的“身份剥夺”,以及本地化议题和严肃议题的丧失,导致了目前传统基层媒体的沦落。要想打破这一局面,除了要实现渠道资源的融合,更要回归严肃的本地化议题。

  基层媒体舆论阵地特质:“地面战争”

  与省级媒体和中央级媒体相比,市县级媒体作为处于基层的最贴近大众百姓的媒体机构,在媒体传播与舆论阵地方面进行的是“地面战争”,而非面向广域辐射的“空中战争”。也就是说,市县级媒体的首要工作并非是设置和开展“高大上”全国性议题探讨,或是制作和推广具有强影响力的娱乐IP,这些对基层媒体来说都是“非常规武器”。

  

图片1.png

图为:地面战争场景

  相反,市县级媒体是要真正对本地时政管理及民生问题进行全方位和深入的报道,要真正深入到时政管理微观操作细节、特定百姓实际影响与后果,真正做好地方政府和大众百姓及地方企业的沟通桥梁——特别是在征地、拆迁、环保等关系百姓民生问题的当下议题。

  因此,市县级媒体的核心任务就是通过开展本地化的媒体舆论阵地宣传工作,树立本地舆论公信力和权威声音。然后在此基础上,市县级媒体可以开展和提供带有一定议题设置的、适度的本地娱乐(如社区运动会、社区舞蹈组织、儿童才艺展示、民俗与民间艺术展示)等,条件具备的还可以提供针对当地百姓的外延服务(如旅游服务、地产服务等)。

  基层媒体舆论阵地现状:亟待深层次改革

  当下市县级基层媒体的现状可以说是很严峻的。市县级媒体传统产品竞争乏力,本土化创新能力基本丧失,导致本地影响力日益萎缩,舆论机制难以有效发挥。很多市县级新闻宣传还是整天围着领导转而不是真正着眼于本地时政,也没有把笔墨和镜头认真对准广大基层和老百姓。部分市县级媒体即使做了一些反映底层群众的新闻作品与民生节目,也难以按照民生服务类别,做到事前有预案,事中则准确鲜明传播要害问题,事后进行延续性跟踪,更缺乏进行及时的民情传达跟进。就表现形态而言,市县级媒体在新媒体端也缺乏富媒体展现能力,在新媒体端的新闻产品容易变成僵化的说教式宣传,缺乏鲜活力。因此,不管是新闻内容和新闻表现形态,多数市县级媒体新闻宣传都显得过于粗糙,难以吸引本地居民关注,导致市县级媒体影响力逐渐萎缩,经营乏力。打个比喻,基层媒体作为地面部门如果没有强有力地本地化议题地火力封锁,又不具备富媒体新媒体的坦克战斗能力,必然对于地方的空中部队来说就是裸露的。

  基层媒体出现上述情况在很大程度上,与传统媒体的垄断渠道依赖及僵化体制有关。实际上,在传统媒体渠道下,缺乏直接的竞争机制及合适的监督考核机制,更缺乏灵活的绩效机制和用人机制。而目前中央至上而下推进的媒体融合要求,不仅能推动渠道的融合乃至产品的创新,或也能推动相关的机制体制革新。

  互联网新媒体对基层媒体的空中打击:“身份剥夺”

  且让我们真正认清互联网新媒体对基层媒体“空中打击”的实质吧——必须指出这跟所谓的“降维打击”没有任何关系。

  在产品特征方面,互联网新媒体抛弃任何严肃议题,大都是面向受众个人兴趣级与偏好提供无限“信息流”,极度满足用户个人兴趣的,由此占据(“剥削”)了用户大部分注意力和时间。从产品特质来看,典型的新媒体产品(如“今日头条”)的特征就是围绕观阅者的个人兴趣(通过所谓算法获得)而非真实的线下身份提供媒体内容,完全没有任何严肃议题设置。从产品形态看,典型的新媒体产品就是基于时间线和个人兴趣的不间断的“信息流”。对于价值观和独立思考能力尚未成型、缺乏自制力的青少年用户和缺乏文化水平的基层百姓群体,上述两种特质使其不断诱引用户注意力乃至深陷,乃至包括不由自主地参与其中。

  必须警醒的是,看似提供了舒适的媒体空间,并提升了传播效率,但在议题设置及价值判断方面严重缺位。这些互联网新媒体信息内容常常是所谓“新奇特”甚至充斥黄色、暴力及各种狂乱场景,这些内容与场景大都与其观阅者原本身份基本无关或完全无关,互联网新媒体正是由此实现了对受众地“身份剥夺”:互联网新媒体让用户越来越忽视自身所在周边实体环境及可能掩藏的严肃议题,这种氛围在无形中化为一种“虚拟世界”紧密包围受众使之沉醉其中,不断地强化用户的娱乐需求、叛逆需求、标新立异需求,乃至放大某些用户潜意识中隐藏的暴力等非理性需求。传播学先知麦克卢汉深刻意识到了电波媒介传播中的这一特质。

  

图片2.png

图为:互联网新媒体“身份剥夺”导致娱乐主义

  当然,个人本来就具备多样化身份,“身份剥夺”并非排斥这种多样化。但所谓“攻乎异端,斯害也已”,对于生活于普通大众而言,不能以一种客观中性的态度看待真实世界,而是过多过分地将精神心思沉浸在非正常意识和欲海中,必然导致意识不正常扭曲乃至癫狂,个人本真身份必然被互联网新媒体造就的“虚拟世界”所剥夺。所以,麦克卢汉及其后来者(如尼尔-伯茨曼)都认为这种“身份剥夺”容易导致娱乐主义与浅层主义。

  互联网新媒体正是通过上述“身份剥夺”实现对基层媒体的“空中打击”:后者的核心任务是传递用户周边环境相关的本地化议题,而前者就干脆剥夺了用户的原本身份,创造一个新的容易导致娱乐主义的虚拟环境。

  此外,互联网新媒体信息流并不强调“传者”概念——谁写的,不重要,而是强调的是“内容”本身。这样,互联网新媒体就很大程度上大大损害了基层媒体的传播空间与基层媒体的品牌,导致基层舆论阵地的陷落。

  “新闻之死”与严肃议题的缺失

  这里引用著名媒体人、原《上海商报》评论版主编、现上海格致出版社副总编辑陈季冰关于“新闻之死”的观点,详细参考原文《真正的新闻正在死去 更可怕的是无人在意》,观点引用如下:

  “新闻业就是整个社会的晴雨表或布谷鸟。在今天这样大规模、开放的陌生人社会,人们每天都在和不认识的人、不熟悉的事务打交道,比以往更需要了解全世界、整个国家,以及自己生活的城市和社区的状况:它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有些什么样的优势和缺陷?正面临着哪些问题和挑战?……高质量的新闻媒体通过对各种事关重大公共利益的新闻事件的及时报道和深入分析,为人们解答上述这些问题,从而勾勒出一幅社会的概貌。”

  “‘新闻之死’是一个全球性的趋势。它已经造成了显著的后果,比如近年来民粹主义思潮在西方国家的兴起,在我看来就与高质量客观新闻报道衰败、各种假新闻和无法验证的阴谋论泛滥脱不了干系。在中国,情况就更加错综复杂,一言难尽。”

  

图片3.png

图为:xxx幼儿园事件中绝望的家长

  更多的话和解读笔者就不说了,只想指出两点:

  (1)上述的“新闻”更多指基于严肃议题设置的新闻及评议,或者说有一定社会监督意义的严肃新闻;

  (2)物极必反。当更多焦点都在国家和大城市“高大上”的话题时,都在高喊“厉害了我的XX”时——回头一看,根底已经亏空,人民没有了。

  不仅是融合,基层媒体更要回归本地化议题和严肃议题

  目前,在中央部署之下,县市级基层媒体纷纷掀起融媒体中心建设“浪潮”。对此,笔者也倍感“欣喜”将之作为基层媒体体制机制改革的重要切入点。同时,笔者也想强调:媒体融合工作能够改善媒体渠道的资源分配与优化,以及提升相关的内部流程效率问题。但基层媒体最最核心的还是要确立真正的本地化战略,真正回归本地化严肃议题设置,回归新闻舆论本身应该具备的社会监督作用,具体而言是要通过精准的本地化严肃议题设置,以融媒体方式面向本地受众提供“有序的本地化信息流”,重建市县级媒体本地舆论阵地,拓展市县级媒体本地影响力。这可以体现在如下三方面(也可以认为是笔者理想中的新闻观)。

  (1)紧密服务于地方政府具体的政务管理部门,通过精准的议题设置,展开及时和深度的本地时政报道与分析。这就需要紧紧把握市县级政府各个部门的政务规划、政务实施、重点工作、政务成果绩效等进行精准的议题设置,事前有预案、事中准确传递问题关键,并且持续进行延续的跟踪报道,并以融媒体方式进行连续的的宣传报道。

  (2)紧密传递一线百姓现实具体明确的民生需求,深度挖掘民生议题。市县级媒体对于百姓关注的核心民生问题必须是深度关注、深度报道;市县级媒体新闻工作者和相关当事主体、当事人应该是深度联系的;必要时应结合百姓实际需求适度引入对应具体政府主管部门的监督,从而实现民情民意民声的传递以及新闻监督作用。

  

图片4.png

图为:记忆中的民生新闻

  (3)要基于融媒体方式提供易于识别、可查询追溯和可跟踪的有序信息流。在上述本地化议题设置基础上,要通过专设频道、栏目、专栏、重点推荐等方式,市县级媒体的上述融媒体报道在内容组织上,应该是易于识别易于查找的,同一个议题的相关新闻传播是可追溯的和可追踪的有序信息流。

  通过上述三种方式,可以打破互联网新媒体娱乐氛围对县域百姓的“身份剥夺”,重新让百姓关注现实具体的身边需求,关注地方政府部门的管理工作,并推动百姓积极反馈民生需求。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