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电视 > 分析/视点

湖南广电改革和辽宁媒体改革有何不同

作者:杨明品    来源:国家广电智库   发布时间:2018-08-01 08:52:21

   【流媒体网】摘要:湖南广电的改革是基于产业层面的“合”,推进省一级广电产业市场主体的整合重组;辽宁的改革是基于公益性事业单位的“合”,推进省、地市、县三级相关事业单位的整合。当初的改革是“分”,现在的改革是“合”,这是螺旋状的改革递进,而不是翻烧饼。


 

  近日,地方广电媒体体制改革新政频出,新一轮广电体制改革登场。上周五(7月27日)湖南推出广电系重大整合方案,一个多月前,辽宁出台省、市、县广电媒体改革方案。

  全面深化改革对广电发展提出了新要求,严峻的挑战倒逼广电改革的深化,广电媒体期待新改革去除体制机制沉疴。这两个省的改革有同有异,是否预示了今后各地广电改革的方向?

  两个都是“合”,但改革的内容和重点明显不同

  湖南和辽宁的此轮广电体制改革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合”。

  

1.jpg

 

  湖南广电的改革是基于产业层面的“合”,推进省一级广电产业市场主体的整合重组,堪称大手笔。

  具体做法是将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与另两家省管文化企业潇影集团和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整合,组建新的湖南广播影视集团,与湖南台实行一个党委,两个机构,一体化运行。

  湖南省级广电的三合一改革主要在于整合产业和市场资源,改内容生产制作播出机构同传输网络机构由分离为合一,推动构建全产业链和全业态融媒集群,强化聚合效应,打造具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

  

2.jpg

 

  辽宁的改革是基于公益性事业单位的“合”,推进省、地市、县三级相关事业单位的整合。

  具体做法是组建辽宁广播电视集团(辽宁广播电视台),整合省新闻出版广电局所属辽宁广播电视台(正厅级)及其所属辽沈广播电视传播中心(副厅级)、网络中心(县处级)、大连分台(县处级)、省新闻出版广电传媒培训中心(县处级),省委宣传部所属辽宁东北网络台(省互联网研究中心,副厅级)、省对外文化交流中心(县处级),组建辽宁广播电视集团(辽宁广播电视台),为省委直属事业单位,机构规格相当于正厅级,承担组织新闻报道、制作播出广播电视精品等职能,实行企业化管理。

  辽宁广播电视台将严格执行采编和经营两分开制度,新闻采编人员不得从事任何经营活动,经营人员不得从事任何采编活动,经营活动将成立专门的公司来运作。

  在辽宁,市县两级台也启动整合,有些台同报社合并,组建传媒集团(或称新闻传媒中心),实行企业化管理(或成市委直属事业单位);有些市县继续保持台的独立建制;个别县甚至将广播电视台归大堆,并入社会服务中心。辽宁广电的改革主要是针对事业单位的整合,实现事业单位的合并以及职能与资源的归并。

  这两地的改革均引起业界广泛而热烈的关注。当初的改革是“分”,现在的改革是“合”,这是螺旋状的改革递进,而不是翻烧饼。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合之道非简单重复,而是新形势下发展之需,改革的背景、导向、诉求和方式都不一样。

  新一轮地方广电体制改革的政策导向

  地方广电宏观层面的新一轮改革,加上运行机构微观层面改革,便形成了广播电视改革的交响。宏观层面的改革是决策部门对发展思路的调整与完善,必然基于大局的需要和实践一线的呼声,要打通那些阻碍发展的“梗”。

  党的十八大后,广电系统迈进了融合发展和增强竞争力巩固主阵地的历史阶段,原有的体制机制已不适应新的发展形势和要求,改革进入了加速期深化期。

  党的十九大为包括整个广电体制改革在内的文化体制改革提供了指引。

  一是要在体制上确保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坚持正确舆论导向,高度重视传播手段建设与创新,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二是要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加快构建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体制机制;

  三是要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深入实施惠民工程;

  四是要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创新生产经营机制,完善文化经济政策,培育新型文化业态;

  五是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

  这些是文化体制改革的导向,广电是重要的意识形态战线,其体制改革必须遵从十九大的要求。

  地方广电体制改革,改什么?

  我国各地广电发展水平和基础条件差异甚大,有的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因此改革不可能一刀切。从湖南和辽宁的改革,能看出各地应该如何立足实际推进改革。新一轮地方广电体制改革改什么,取决于各地现阶段的情况,不必套用某个地方的做法。

  对于广电事业产业发展基础较好的地区,现阶段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做大做强市场主体,建设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打造具有强大市场竞争力的广电主流媒体。

  通过整合改革,湖南广电集团要实现省级广电“影响力第一、市值第一、品牌第一”及“2020年芒果千亿市值”的发展目标。这一大手笔改革的关键是实现产业链的对接、业态的生态布局和相关资源的协同聚合,达成能力和实力增长的乘数效应。

  体制的改革需要机制改革来落地,在机制上,这类改革应避免合而不融,防止管理层次的增多和大公司病,改革的重点是建立完全适应当今国内外文化传媒市场竞争的市场机制。

  对于广电事业产业发展相对滞后的地区,现阶段的主要任务之一是优先做强事业主体,优化广电主流媒体公共服务职能,夯实广电媒体新闻舆论主力军主阵地的政策保障,形成事业职能与市场运营分离,基本公共服务事项政府财政兜底、产业经营采取企业体制,强化领导班子的责任担当,打破僵化的用人与分配机制,引入市场机制,激发内在活力,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实现广电事业产业两加强两促进。

  四年前的8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上的讲话就提出了媒体融合的总目标和大路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要坚持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优势互补、一体发展,坚持先进技术为支撑、内容建设为根本,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

  这个目标就是推进传媒体制改革的航标。新一轮体制改革要改的,就是制约这一目标实现的体制性障碍。十九大报告对包括广电在内的文化体制改革做了总体部署。新一轮广电体制改革要改的,是不利于实现十九大提出的事业产业发展目标的体制。只要有利于实现这个目标,就应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克服因循守旧,鼓励各种从实际出发的试点探索,形成经验,以局部突破推动全面突破。

  广电总局局长聂辰席同志前不久在内蒙古广电调研时对下一步的改革发展提出五点意见,这五点体现了中央精神,具有丰富内涵,提出了广电改革发展的几个重点任务。其中的表述很有创新性,标注了新一轮广电体制机制改革的发力点。

  基层广电体制改革要防止一“合”了之

  体制改革,“合”只是手段,增强实力、守好阵地、做好服务才是目的。在辽宁此次公益性事业单位改革中,个别县取消了县级广播电视台独立建制,将其划归到综合性的社会服务中心。这种探索也许难以达到促进广播电视发展的目的。

  广播电视不是一般的社会服务机构,而是舆论工具和思想文化阵地,定位职能特殊,任务要求特殊,工作机制特殊。如果将其与其他社会服务机构合并在一起,必然影响上级宣传部门和县市党委对它的直接管理和领导,也将影响其媒体业务的独立运行,削弱县域广电事业的发展。

  因此在新一轮地方广电体制改革中,切忌简单处理,为合而合,而应聚焦于广电传媒事业的发展壮大和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的增强。不能实现这个目标的改革,就是不切实际的改革。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