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电视 > 分析/视点

必须说:洪流已经来临——2018媒体融合观察

作者:林起劲    来源:流媒体网   发布时间:2018-08-07 15:35:40

   【流媒体网】消息: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与中国移动(及此前与腾旭、阿里)的合作,到湖南广电架构的再次调整,到众多市县级媒体融合中心的成立,中国的广电行业或正处于一个巨大变化的关口。未来何去何从,其不确定性、不可知程度或超出大多数人预料。

  导言:历史的关口

  八年之前,当三网融合政策刚刚正式启动时,尚有很多人怀抱侥幸的想法;四年前,当媒体融合政策,还有很多人存有应付的想法。而现在,这些侥幸、应付的想法已经慢慢退却,很多人或许已经被逼至墙角,很多人已经干脆下水,或许还有人却依旧迷茫而不知所措。

  

图片1.png

 

  或许,中国的TMT领域或许从来没有像当下之错综复杂。因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不仅仅涉及科技、经济、金融、法律、文化、政治等领域,而且与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及外交关系紧密相关;这种复杂程度将或将成为以估洪流,挟裹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让每一个人都没有太多的选择。

  央视+移动:中国版“AT&T+时代华纳”

  7月31日,经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授权,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与中国移动在京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合作分为技术、内容和资本三大层面。其中,在技术方面,双方将合作建立实验室,建立基于5G的内容生产、分发平台。共同打造4K电视频道,实现4K超高清电视直播、VR视频直播,通过人工智能等技术,实现内容精准推荐。在内容方面,双方将深入挖掘各自在数字内容领域积累的丰富IP资源,合力打造精品内容。双方还将与国内设备厂商合作,共同研发基于5G的超高清视频终端采编播设备及超高清视频传输设备。在资本层面,签约方将探讨入股双方下属公司、共同成立融媒体产业基金等多种合作形式。

  从表面上看,“央视+移动”或许是广电与电信领域截至目前最深层次的巨头合作;在某些方面,此次合作与美国“AT&T—时代华纳”这一具有典型意义的“内容+渠道”并购案有很高的逻辑类似之处。只是在美国双方可以通过并购实现法律允许层面的任何目标,而在中国上述合作形态已经是目前极致。但是,双方的目标应该是类似的,就是要面向逐步深化的大视频产业——包括面向即将到来的5G时代,进行从技术到产品及资本层面的对接,最终满足新一代视频服务,按照AT&T高级执行副总裁David McAtee在其公开文章《When Disruption Spurs Innovation and Investment(当破坏性变革带来创新与投资)》所言,“新的服务将是互动的、沉浸式的,并支持多用户和UGC服务”。当然,在美国,AT&T—时代华纳并购案完全是自发的,“内容产业面临的问题不是消费者要什么,而是:由内容创作者、集成商和分发者组成的产业生态,其配置与协作能否实现上述目标?”最后,在经过深入思考之后,AT&T和时代华纳最终走到“内容+渠道”纵向整合这一核心路径。而在中国,众多传统媒体机构的精英并非不知道自身的目标所在,而是不知道如何配置和聚合、如何与外部形成战略协同,包括相关的政策红线到底在哪?当然,央视走到这一步的背景更为复杂。简单来说,笔者认为对于央视来说至少存在如下关键而直接的背景:

  第一,按照中央部署,央视刚刚处在“三台合一”的新阶段,同时也被赋予了更高的重任,其中也包括媒体融合的目标,就是要发展成为“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对央视而言还需要在前面加上“国际一流”诸如此类的描述语。也就是说,当“三台合一”完成时,央视在获得最多的资源配置同时也将不得不完成其历史赋予的使命与责任,并且传统按部就班的举措已经不再适用。

  第二,新的央视掌门人慎海雄台长就任之后,在3月16日、19日和21日先后会见BAT三巨头领导人马化腾、马云和李彦宏。也是在21日当天,央视文艺节目部门赴腾讯公司进行调研,并就文艺节目融媒体合作进行深入交流。3月22日、26日,慎海雄台长还分别会见了人民日报/人民网领导暨新华社专题调研组。4月底,央视通过旗下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涉及云计算、大数据、移动客户端、信息化平台等领域。在短短时间内,会见诸多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领域巨头,并达成重要合作或推动可能合作。这种节奏以我认知是前所未见的。这充分显示了央视新掌门在推动媒体融合方面的决心与战略节奏,当然也体现战略决策者的担当。插说一下笔者在朋友圈的分享:“几年前,如果有人说广电和BAT走得最近的是央视,你肯定认为疯了”。

  第三,央视与中国移动之前在移动视频领域一直都有合作。但是,从前几年的3G手机电视业务,到近期基于2018世界杯赛事的手机端直播合作,这些合作其实都还是浅层,远远低于上述从技术、内容到资本的合作。事实上,此前的合作更多是商业性合作,不具备太多的战略价值,必然不是央视新掌门人的风格。

  对于哪些习惯基于阴谋论思考的人,或许会将这种合作与当下的IPTV业务发展等联系起来。但笔者认为,对于代表中国形象、代表中国传媒标杆和引领媒体融合转型的新央视来说,当下的IPTV业务实在不是什么大事;一定要有个比较对象,那必然是“AT&T—时代华纳”这样的“内容+渠道”纵向整合。从逻辑上看,央视与阿里巴巴在云计算、大数据、移动客户端、信息化平台等领域的合作,可以认为是媒体融合平台层面,而与中国移动在5G相关采编、传输分发及内容生产的合作,大概可归之于媒体融合的产品与业务层面,并符合“内容+渠道”的纵向协作逻辑——尤其是移动互联领域的协作。这些与“AT&T—时代华纳”并购案一样都是面向下一波的视频服务。

  回顾2016年11月,笔者针对“AT&T—时代华纳”并购案曾撰写文章《劲风镇雨:美国大视频进入“新”寡头竞争时代!》指出:“美国大视频(TMT)领域将进入一个新寡头时代,一个以下一波视频服务为目标的新寡头竞争!”事实上,据某领导在业内某场合透露,在2016年“AT&T—时代华纳”并购案开始时,中xuan部高层曾经召集相关部门研究此事。可见,持续到今年6月才告终结的“AT&T—时代华纳”并购案绝非个案。而7月底,新央视掌门人在三台合并之后针对未来媒体融合创新与战略发展需求,达成了我认为类似于“AT&T—时代华纳”并购案的战略合作。

  广电改革之湖南与辽宁:产业与事业

  非常凑巧,在基本完成本文整体构思但还在细化的时候,笔者很高兴看到了厚建软件上周五的文章《最后2个月!中央要求省级广电机构改革方案9月底前提交!》,改文披露的信息再次印证笔者对于当下所处历史关口的判断。该文指出:按照3月份中央印发实施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要求,省级改革方案要在2018年9月底前进行提交,明年3月底前完成。所以,“三台合并”正是当下广电机构深化体制改革、走向媒体融合及转型升级最重要的一个风向标。那么,在“三台合并”后央视新掌门人很快做出其关键战略举措之后,省级广电改革方案迫在眉睫!改什么?怎么改?体制机制沉疴怎么解决?

  关于省级广电的改革方案,上周二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明品的文章《改革方案迫在眉睫!改什么?怎么改?体制机制沉疴怎么去除?》,在上周引发众多行业媒体的转发,包括让笔者在内的同行也思考很长时间。

  该文明确将(7月27日)湖南广电系重大整合方案与6月辽宁出台的省、市、县广电媒体改革方案相比较。该文认为:

  (1)湖南省级广电的三合一改革主要在于整合产业和市场资源,改内容生产制作播出机构同传输网络机构由分离为合一,推动构建全产业链和全业态融媒集群,强化聚合效应,打造具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而辽宁广电的改革主要是针对事业单位的整合,实现事业单位的合并以及职能与资源的归并。

  (2)对于广电事业产业发展基础较好的地区现阶段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做大做强市场主体,建设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打造具有强大市场竞争力的广电主流媒体。

  (3)对于广电事业产业发展相对滞后的地区,现阶段的主要任务之一是优先做强事业主体,优化广电主流媒体公共服务职能。

  (4)新一轮广电体制改革要改的,是不利于实现十九大提出的事业产业发展目标的体制。

  这其中,湖南广电的改革中,此前湖南广播影视集团刚刚将电广传媒的股份划拨给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但这次合并后的新湖南广播影视集团又拥有了电广传媒股份。但在更高的层次的改革思路中,这种变化应该不违背做强市场主体的总体思路。

  笔者认为,在广电四级办架构运行这么漫长的时间后,在媒体竞争到了现今的局面下,广电行业尤其是省级广电的体制改革显然无法用“一刀切”的方式来解决。所以,在目前的省级广电改革中,是优先做强市场主体还是优先做强事业主体?湖南广电和辽宁广电将这两个重要的参考案例或许说明,尽可能推动事业职能与市场运营职能的适度分离是行业必须面对的任务——而且是当下必须解决的任务。

  至于目前存在哪些不利于实现十九大提出的事业产业发展目标的体制?到底哪些传统体制会被革新?不同地域的机构和决策者,有不同的想法——但不管如此,接下来就是检验的时候,或许将一些多出乎意料的事。

  市县级媒体融合:这一波来得更为猛烈

  在上述中央及省级广电机构改革推进的同时,从6月初开始各地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这方面,笔者已经在《基层广电从媒体融合到台网融合的必要性》一文中描述,其中北京地区有包括石景山区、大兴区、延庆区、朝阳区、顺义区、丰台区和东城区;在湖南,浏阳市、江永县、汨罗市和屈原管理区齐齐入驻湖南日报旗下的“新湖南云”;四川省市县融媒体中心建设现场会在达州市召开;浙江广电集团与丽水市青田县青田传媒集团达成融媒体中心建设战略合作,后者在前者的“新蓝网”之上建设融媒体平台。

  这里笔者也发现,作为湖南市县媒体融合平台的“新湖南云”是隶属湖南日报的移动政务云平台。也就是说,在湖南省内,拥有“新湖南云”的湖南日报或主要承担湖南市县域的媒体融合工作,总体上主要推动做强媒体事业主体的工作,与做强市场主体的新湖南广播影视集团刚好对映。这一状况,基本符合2015年底湖南省委审议通过的媒体融合发展实施方案思路,当时该方案就确立了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湖南广电集团和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这省直三大传媒集团在媒体融合中的地位。

  可见,市县域基层媒体改革已经进入倒计时,而融媒体中心作为基层媒体破局的关键,尤其是在中央部署下取得了大力推进——而且,这一波来得更为猛烈而迅疾。

  综上,在距离2014年8月中央正式发布媒体融合政策接近两年的时候,从中央到省级到市县级,媒体融合正在以一种不可阻挡的态势在推进;这种政策态势与2010年正式发布的三网融合政策有着不可比拟的区别——因为传统媒体其实早已没有退路或旁路,而只有做强事业还是做强市场的区别。

  在2016年11月针对“AT&T—时代华纳”并购案的文章中,笔者提出质问:“中国的电视媒体机构们,你们还继续保持队形选择菜鸟互啄的姿势吗?”而今天,笔者想说的是:“中国的电视媒体机构们,你们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吗?”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