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电视 > 分析/视点

一场关于“广电60年”的奇幻旅行

作者:小咸鱼    来源:新传考研社   发布时间:2018-10-11 19:46:50

  【流媒体网】摘要:今年是新中国广电成立60周年,回顾这几十年的发展历程,我国的广电事业经历了哪些辉煌与波折?又将朝着怎样的方向继续发展呢?


  国庆小长假于本咸鱼而言是本年度最后的狂欢了,毕竟周末不补课,假期延长两天,一想到在大家还挤在十月初的高速路上时,我早已抵达了目的地。出发前的我看着航空公司发来的短信心里乐开了花。但是就在我收拾行李箱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四处看看,没有东西,直到我好奇地拉开了抽屉,蓝胖子的笑脸映入眼帘……我的奇幻飞行之旅,就此开始啦!

  蓝胖子神秘地告诉本咸鱼,它要带我走过广播电视60年的发展历程,我还来不及惊讶,就已经开始了上午的“广播之行”。

  广播之行

  1926年,中国人自办的第一座官办的广播电台“哈尔滨广播电台”;

  1927年,上海,吴侬软语,音乐缠绵,商业广播电台“新新公司广播电台”。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广播事业饱受摧残,1939年国民党政府在重庆成立国际广播电视台,使用多国语言进行播音,促进国内外反法西斯力量的联盟。

  1940年延安,第一座人民广播电台——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开播,无产阶级广播事业拉开序幕,共产党的新闻事业迈入新台阶。

  建国后,北京新华广播电台更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成为国家级广播电台,我国广播事业的发展迎来新篇章。截止到1979年,全国广播电台99座,对内使用20种语言,播出节目135套,有线广播站2560座,遍布全国的广播传播网形成。

  20世纪80年代,珠江模式火遍全国。珠江经济台诞生,内容到形式上大胆创新,直播为主的频率资源、大时段版块节目、个性化主持、听众参与,改变了以往“我播你听”的单一化方式,从单向灌输变为双向传播和交流,热线电话的参与性让听众感觉到广播的平易贴近。

  1992年,东广模式:上海东方广播电台与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形成竞争态势,新闻编排上打破先本地后国内、国际的陈旧模式,依据新闻本身的重要性“排座次”。深化大板块直播节目的内涵,实现了广播节目与社会活动的内外联动,以媒体活动和品牌主持人来树立电台的品牌形象。

  90年代以后,广播进入“窄播”和专业化探索阶段,音乐频率、交通频率、经济频率、体育频率等发展迅猛,广播广告营业额连续多年保持快速增长势头。

  截止2017年底,全国广播综合人口覆盖率98.71%, 全国广播节目无线覆盖率97.48%,比2016年(97.11%)提高了0.37个百分点,中央广播节目无线覆盖率96.97%,比2016年(96.30%)提高了0.67个百分点。全国广播节目制作时间788.83万小时,比2016年(782.03万小时)增加6.80万小时,同比增长0.87%。

  广播云机制

  2015年以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平台建设、机制建立、内容创新三方面着力探索适合国家广播特点的融合发展道路,取得实质性进展。按照“中央厨房”理念,汇聚相关资源要素细化分工,逐步实现前端采集共享、中端编辑加工指挥调度、后端发布呈现,形成“一个领导班子、一个指挥系统、一个采编队伍”。

  2014年12月31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融媒体新闻指挥中心运营办公室正式成立。指挥中心由指挥协同体系和日常运营体系两个维度组成。

  2015年以来,融媒体新闻指挥中心以全新的融媒体产品(独家报道、评论、图解、HTML5互动产品)为突破点,以“中国广播”客户端、“央广新闻”微信公号、银河互联网电视为平台,以重大时政报道与热点新闻报道为契机,推出多组形式多样、特色突出的融媒体产品。同时建立“云采编、微信、腾讯通”三位一体的线上线下多平台联动机制,吸纳全台优秀的策划采访编辑力量,初步形成融媒体新闻指挥中心运营办公室同中央台各中心的协同工作机制,实现统一指挥、协调、运营的格局。

  2016年7月,“中国广播云采编平台”上线,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融媒体指挥中心、中国之声、央广网、地方记者中心、52家地方台等已将部分采编工作流程整合至此平台中。“中国广播采编云平台”上线并试点使用,形成全新的台网一体全流程采编平台。

  一、生产流程再造——大编辑与全统筹

  首要的是以整合性的过程改变被不同部门和介质所割裂的局面,以开放、兼容、多元的理念重塑整个信息生产流程。“一次采集,多次生成,多元发布”的“大编辑”模式应该成为广播媒体实现编辑流程再造的路径选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于2015年7月上线了“中国广播云采编平台”,突破了传统的部门、频率条块分割的桎梏,构建统一的业务生产平台和灵活高效的业务运营流程,系统覆盖中国之声、央广网、地方记者中心、52家地方电台的采、编、播流程,实现了多内容整合,平台一键发布,以及对新闻线索的智能分析与追踪,使整个生产过程更加流畅和高效。同时, 云端的管理者和编辑人员,可以根据内容的特点和渠道的需求对信息进行摘编和加工,然后按照各媒体平台的特性予以及时、准确、有针对性的发布。

  其次是要建立全媒体指挥机制,这就相当于建立一个“脑指挥中心”,从更大程度上对广播媒体的内部资源进行调配,如完成对开放信源的科学管理,完成全媒体新闻产品的采、编、播,随时跟进节目生产过程中的问题或需求进行资源调配及人员协调,特别是在突发新闻、重大新闻出现时,在全媒体新闻中心的牵头下,能够有更加迅速的反应,完成更有层次的新闻策划和有条不紊的工作流程。

  二、内容精细化、服务化、产品化

  (一)从“专业化”走向“精细化”

  广播所生产的内容是与用户产生联系的基础载体,在当下信息纷繁庞杂的传播环境中,充分发挥广播传统的专业化优势,并使其在专业频率上继续“深耕细作”,依靠传统媒体的专业人才力量,从“专业化” 走向“精细化”,是广播保持其主流媒体地位的战略措施。突破以往“频率专业”的格局,以用户的分众化为导向,关注更加细分的群体,则是一条可行的路径。如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设的面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哈萨克族听众的哈萨克语频率,北京广播电视台开设的面向喜爱欧美音乐的80后、90后年轻人的国际都市频率等,都是将“少数民族语”“音乐”等专业化标签进一步细致化,从“内容区分”走向“人群细分”,充分发挥“长尾效应”,才能保持自身的独特, 拥有一批稳定的受众。

  (二) 连接新媒体平台,强化服务功能

  广播媒体比报纸和电视有着更浓厚的“服务”意味。地方城市广播多立足于本地,为公众提供实时路况、当地天气、产品促销等内容,信息简单且生活化, 适应“移动群体”简单的信息需求。新媒体时代,广播媒体的“服务”特色还要强化,应与新媒体平台相互配合,服务面进一步加宽加大。如江苏广播电视总台新闻广播与公安系统联合打造“辨诈”微信公号, 揭露生活中的虚假骗局;文艺广播依托《梨园漫步》节目开设微信公号,吸引海内外10 万多用户,并为不同戏种的爱好者建立了19个戏迷群,引起了听众的热烈反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成立的应急广播中心在尼泊尔地震发生时,与电脑端、微博、微信、客户端、手机网站五个平台共同发力,全方位、立体化地对地震灾情和救援情况进行了报道,为公众提供了及时有力的公共信息服务,充分发挥了广播媒体随时随地、无远弗届的优势。

  新媒体时代,广播媒体的角色不仅是信息传播者, 更应该成为服务提供者。尤其是立足于本地的城市广播,基于自身积累起来的可信度与亲和力,融入新媒体平台的传播力与互动性,“服务功能”将成为吸引用户的有力途径。

  (三) 产品化促进内容价值延伸

  新媒体时代,用户对于媒体信息的选择往往不是基于信息本身,而是将其当作一个产品,其中包括了对信息的渠道、参与度、表现形式等多维度的考量。广播媒体要实现转型,就要将内容与用户、分发渠道、呈现形式等有机结合,进行综合考量。

  一是在制作内容时应充分考虑传统广播媒体与其新媒体平台在渠道和受众方面的差异性,将适合的内容挑选出来再进行下一步的精细生产。对于重点内容,在新媒体平台上传播时,要注重对内容的拆解和推荐,以适应碎片化的信息传播模式。如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从2015年8月10日开始的《歌声中的抗战》这一专题节目,它包括了音频、视频、网页专题、杂志专刊等多种类型的内容。音频版在中国之声、经济之声等频率以及喜马拉雅FM、蜻蜓.fm 等音频客户端播出;视频版在央广网、爱奇艺等视频平台播出歌曲的曲谱和文字介绍在《广播歌选》杂志刊登以及中国广播音像出版社推出歌曲音频CD……使传统广播内容变成了内容形式多样、渠道分发多元的全媒体新闻产品。

  二是应充分发挥“用户”这一资源,注重将用户生产内容(UGC)模式与传统广播业务结合。喜马拉雅FM 和荔枝FM 主推“人人当主播”模式,用户成为了一个个广播产品的生产商和运营者,这是区分于浅层互动的媒体与用户的深度融合。广播媒体在转型的过程中,不应浅尝辄止地停留在利用微信、微博与用户进行互动这一层面,而应通过新媒体平台,将部分内容选择和制作权下放到用户群体中去,实现媒体与用户共同打造“广播产品”。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I report”(我报道)推出的板块“open st ory”(开放故事),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设定的报道主题下,用户可以参与报道和评论,并且通过地图标、事件排序、文字综述与记者的稿件进行整合,让固定的内容在记者与用户的生产和运营下成为内容更加丰富、形式更为多样的新闻产品。这样的协同方式也是增进媒体与用户关系的重要渠道,不仅能够完成媒体到用户的传播,而且能实现用户之间的再次推广和扩散,产生更优的传播效果。

  电视之行

  1958年,我国第一座电视台——北京电视台诞生,

  1973年10月,北京电视台正式播出彩色电视节目。

  1978年,《新闻联播》诞生

  20世纪80年代,《话说长江》、《春节联欢晚会》等大型电视系列片与文化节目诞生,在1988年底,全国电视台达到442座,电视人口覆盖率提高至75.4%。电视节目大量增加,栏目种类齐全,电视大量普及,但是由于电视节目的栏目和播出时间没有固定化,栏目本身的时间长度也没有规范化,因此央视率先提出“栏目化”。

  20世纪90年代,中央电视台新闻改革措施出台,新闻节目全部实现了直播,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体育、文艺、电影、少儿/军事/农业/科技综合频道先后开办。同时地方掀起“经济台热”,截止1995年,全国共有经济台将近30家。

  2017年全国有线广播电视覆盖用户数达3.36亿户,其中数字电视覆盖用户数达3.04亿户。在数字电视覆盖用户中双向覆盖用户数达1.86亿户。 全国公共电视节目实际套数3493套,播出时间1881.02万小时,比2016年(1792.44万小时)增加88.58万小时,同比增长4.94%,其中:农村电视节目套数1546套,农村节目播出时间405.88万小时,占公共电视节目播出总时长21.58%。

  电视栏目化

  电视栏目化:把电视节目分成多个专栏的编辑形式和播出方式,即将反映同一内容和同一类型的节目归为一栏,使它有固定的名称、标志、开始曲和时间长度,并安排固定的时间播出。主要标志如下:

  栏目规范化:主要指编排技术层面,要求做到电视节目定时间、定内容、定栏目,按时播出。

  栏目类型化:是指电视节目按照不同的内容类别进行系统的编排的一种状况。

  栏目个性化:栏目整体构思与创意个性化,栏目的主持人、记者个性化,栏目表现形式的个性化。

  频道专业化

  频道专业化:电视媒体经营单位根据电视市场的内在规律和电视观众的特定需求,以频道为单位进行内容定位划分,使节目内容和频道风格能较集中地满足某些特定领域受众的需求。由于有了针对性,不同的目标观众向细分化方向转变,并对专业频道的定位和栏目的设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制作需要专业化,就需要让一部分节目源通过市场解决,而“制播分离”是行之有效的最佳方式。

  “制播分离”是市场化的产物,也是全球信息化时代广播电视媒体竞争与发展的需求。是指将节目制作的职能从电视播出机构内剥离出去,成立专门的制作公司,电视台主要负责节目的评估、收购和编排播出,它与独立的节目制作公司是一种买卖关系。

  智慧广电

  智慧广电是以构建国家基础信息设施为宗旨,以有线、无线、卫星、互联网等多种协同承载为依托,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及IPv6( 互联网协议第6版)等综合技术为支撑,以融合媒体智能传播为目标,以全面提升广播电视管理、网络、业务及服务能力为指标的广播电视系统。智慧广电是对未来广播电视的战略定位及诠释,是广播电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手段,是建立跨领域、行业、系统、部门生态环境的关键契机;是全方位提高广播电视服务能力的必经之路。

  首先,必须强化战略定位。要进一步深化认识,深刻理解、准确把握实施“智慧广电”战略的重大意义,真正把其作为关系广播电视生存发展,推动广播电视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重大战略任务,作为落实建设创新型国家、文化强国、科技强国、网络强国、数字强国、智慧社会等的重要内容、重要方面,进一步明确目标,精心规划,强化举措,全力实施。

  其次,必须强化技术支撑。要针对广播电视融合制播能力不足、传输网络建设相对滞后、接收终端技术开发不够等问题,着力建设智慧广电的技术体系,着力构建特色更加鲜明、覆盖更加广泛、传播更加快捷的融合智能网络,从而实现广播电视服务“无处不在、无时不在”。重点是要大力加强融合媒体制播系统、有线无线卫星智能协同覆盖系统、智能电视操作系统(TVOS)、广电物联网应用系统等技术建设,加快推进内容生产智能化、分发传播智能化、网络覆盖智能化、用户服务智能化。

  第三,必须强化业务驱动。要充分发挥广播电视的特性和优势,在提升优化广播电视服务的同时,大力拓展服务内容,大力提高服务质量,构建智慧广电的业务生态,打造智慧广电服务品牌。要改变广播电视传统的单一传播服务模式,着力构建“多媒体形态、多信息服务、多网络传播、多终端呈现”全业务服务模式,全面提供融合新闻资讯、视听节目、社会服务、医疗健康、数字娱乐、电子商务、智能家居、智能安防等多功能于一体的智慧广电数字生活服务,更好地满足社会和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需要。

  第四,必须强化安全保障。智慧广电建设在带给人们极大便利性的同时,也对安全性提出更高要求。没有安全,一切无从谈起。要从维护意识形态安全、信息安全的高度,切实加强智能融合业务的安全管理,切实加强智能融合网络的安全管理,切实加强智能融合终端的安全管理。要加强技术标准的管理,完善标准体系。要建立健全监测监管平台,强化全方位监测监管,确保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内容、信息、数据和平台、渠道、技术等可管可控、安全可靠。

  今年是新中国电视事业诞生60周年,今年也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成立元年。广播、电视这两大媒介陪伴着我们走过一年又一年,尽管新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力度不小,但传统媒体迎难而上,积极融合,逐渐探索出一条顺应时代潮流且利于长远发展的道路。电视不老,未来可期,广播不死,声音延绵。

责任编辑:吕佩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