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电视 > 分析/视点

2019卫视跨年复盘:湖南坠落、江苏上位 网红泛滥与流量依赖症

作者:柚子    来源:河豚影视档案   发布时间:2019-01-04 09:34:50

   【流媒体网】摘要:五大卫视(湖南、浙江、东方、江苏、北京)新年第一炮,有人打响,有人哑了火。


 

  从最直观又残忍的收视率看,几大卫视数据都不比往昔,排位也发生极大变化。江苏卫视第一,湖南卫视第二,东方第三,北京第四,提前到30日的浙江卫视数据虽然当晚第一,但这个数据放到31日晚,只能排在末位。

  

1.jpg

 

  作为一年一度的卫视“炫实力”场合和展示成绩单的最佳平台,跨年演唱会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但其实根据当初各台公布的嘉宾名单、考虑到近两年各台跨年演唱会累积的名声和口碑,再加上整个娱乐市场环境、受众收视习惯的变化,这样的成绩多半在意料之中。

  真正值得关注的变化是,这场专属于卫视平台2018年的庆功会,竟然需要依靠一大票从网络平台走红的偶像艺人。当蔡徐坤、陈立农、乐华七子、坤音四子成为各大卫视的座上宾,当冯提莫、摩登兄弟、《学猫叫》《我们不一样》得到观众的追捧,网络世界的造星能力终于开始反哺电视台。

  作为缔造出这些新兴偶像的幕后推手,视频平台也试图在这场热闹中寻求自身作为渠道的价值。腾讯视频针对跨年晚会研发的“黑科技”支持播放页面无缝切换,优酷在大幅缩减直播版权数量的情况下试图利用弹窗广告为平台导流,卫视跨年再也不单单是电视台的大联欢。

  格局:五年收视大变迁,跌落神坛与走上巅峰

  一轮撕X之后,尘埃落定。江苏卫视拔得头筹收尾,湖南卫视失掉蝉联五年的头把交椅。

  小编收集了五大一线卫视2014-2018年5年间跨年晚会的收视变化。

  可以清晰地看到,因为网络的普及和电视开机率的下降,卫视跨年演唱会的整体收视率呈下跌趋势。其中尤以湖南卫视跌幅最大,5年间收视率从接近4%下降至近1.5%,跌幅超过60%,观众流失明显,今年甚至因为一系列“意外”落得历年最差的口碑。做为跨年晚会最初的提出者和创办者,湖南卫视今年的整体表现不免让人唏嘘。

  

2.jpg

 

  江苏卫视则迎头赶上。在收视率经历了连续四年的直线下跌之后,首次实现逆势上扬,超越四大卫视,以1.75%的成绩拔得头筹。这得益于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在舞美、音乐上的深耕,累积了良好的口碑,成功实现逆袭。“行走的CD”、“假唱中的清流”、高科技的舞美成为江苏卫视的招牌。

  与此同时,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历年跨年收视率经历了先扬后抑的变化,其中东方卫视五年来跨年晚会的收视率并不显眼但相对稳定,上不突破2%,下不低于1%。在其他卫视经历过山车式的抛物线时,东方卫视的“稳定”优势慢慢显现出来,今年以1.419%的成绩位列第三,且与其他卫视间的差距日渐缩小。即便没有进一步扩宽市场和受众,也保住了固有的收视群体。

  

3.jpg

 

  受广电总局限量发放31日跨年晚会牌照影响,浙江卫视选择在30号进行直播,并打出“领跑”的概念,并以“跑男”为核心将此延续下去。或许是受播出日期和综N代势弱的影响,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收视率逐年下降,三年内从第一名下降至末位。

  而北京卫视近两年配合冬奥会打出“冰雪跨年”的概念,坚持在寒冷的户外举行,但收视率极不稳定,在1%左右徘徊,打造品牌之路尚远。

  在这场较量中,胜者不一定能证明自己综合实力的强劲,但败者却不得不承认自我的衰落。

  内容:网综和网剧炮制艺人,开始反向输送电视台

  “东方卫视集齐了我所有的墙头!”跨年晚会直播开始前,一位朋友激动地在微信群里呼喊。这位朋友的墙头目前包括蔡徐坤、黄子韬和王凯三人。为了不错过每一位墙头、每一任爱豆的精彩舞台呈现,小编的另一位朋友整个直播期间在湖南、江苏、东方之间来回切换。

  时至今日,各平台的跨年晚会之战依然是流量之战,这种由来已久的“流量依赖症”并没有失灵。不同的是,“流量”二字所指的人、所诞生的平台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点在湖南卫视的跨年晚会中体现的尤其明显。

  两年前,“流量”几乎是湖南卫视跨年晚会的核心词汇。如果你想看今年最火的流量小花、小鲜肉,最具人气的新晋演员,锁定湖南卫视一定没错,因为按照往年的经验,这些嘉宾一定是从芒果台的热播剧集、热门综艺中筛选出来的,那时每年的剧王非芒果莫属。

  

4.jpg

 

  对彼时的湖南卫视而言,这种“自产自销”是一种良性循环。又或者众多嘉宾排着队拿着号码牌以登上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为荣。四大(李易峰、杨洋、吴亦凡、鹿晗)三小(TFboys)哪位不曾是湖南卫视的常客?但时移世易,今年湖南卫视在剧集和综艺方面的成绩并不尽如人意,这种模式出现了断裂。没有了热门作品捧出的人气艺人,整台晚会只能靠三小只强撑。

  事实上,于今年的跨年演唱会而言,“流量”不再是传统电视平台上出现的男女主角、不再是电视综艺的固定嘉宾,而是网剧、网综乃至短视频平台上的红人。据统计,五大卫视共计邀请了不下150组艺人,除却每年必请的老牌艺人和歌坛唱将,新面孔几乎被网络平台走红的艺人包圆,其中2018年依靠网络走红或翻红的艺人不下30组。

  

5.jpg

 

  东方卫视包揽了《延禧攻略》吴谨言、许凯、聂远、佘诗曼等一众主创,“白月光”秦岚和苏青则分别在湖南卫视和浙江卫视solo;《镇魂》双男主白宇、朱一龙分别出现在东方卫视和湖南卫视,尽管距离《镇魂》完结已有半年,CP粉仍会因为两人在相同的时间出现在不同的频道而欢呼雀跃,手动把tag刷上热搜,微博超话又是过年的一天;凭借《偶像练习生》高人气出道的蔡徐坤、陈立农、尤长靖则在浙江卫视和东方卫视之间忙不停,一不小心引发新老流量的世纪大战,芦苇姐姐(鹿晗粉丝)和ikun姐姐(蔡徐坤粉丝)第一次实现正面交锋,就灯牌数量进行了长达一天、有理有据的battle;

  

6.jpg

 

  乐华七子NEXT、坤音四子ONER也分别获得浙江卫视和北京卫视的青睐;《创造101》C位出道的火箭少女101小姐姐在湖南卫视刷了一波存在感……这一年网综和网剧炮制出大批艺人,并开始反向输入给电视台。

  

7.jpg

 

  同时出现的还有活跃在各短视频平台的人气主播和抖音红曲原唱,如冯提莫、摩登兄弟刘宇宁、《学猫叫》《我们不一样》《沙漠骆驼》等神曲的原唱悉数登台。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开场一连串的抖音神曲直接“砸”懵了屏幕前看直播的观众。尽管有很多观众认为网红歌曲在一定程度上带low了平台的格调,尤其当湖南卫视《声入人心》小哥哥用美声唱起《小星星》《嘴巴嘟嘟》,实在有些格格不入,但宇宙已经无法阻止网络内容的传播和神曲的走红。

  与之相比,去年一年电视台在造星上的贡献却十分有限,仅有湖南卫视《流星花园》男女主角王鹤棣与沈月、凭借《香蜜沉沉烬如霜》更上一层楼的邓伦、《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的男主角金瀚、在《我就是演员》中展露头角的檀健次以新面孔出现在各台跨年演唱会中,但这些艺人无论从数量还是知名度、曝光量上来讲,很难与网络走红的偶像比肩。

  

8.jpg

 

  无论如何,从今年的跨年演唱会上可以看到,网络平台的造星能力已经明显优于电视平台,继内容反向输出之后,再次实现艺人的反输。

  侧面:切频“黑科技”,视频平台直播晚会效益最大化

  有趣的是,今年卫视跨年演唱会播放权意外折射出一部分视频平台的近况。

  湖南卫视、北京卫视、东方卫视、江苏卫视去年将跨年演唱会的直播权卖给优爱腾三家,浙江卫视则选择了优酷和腾讯视频作为合作方,因此优酷和腾讯成功集齐五大卫视跨年晚会播放权,彼时两大视频平台谁也不差钱。

  

9.jpg

 

  不过,通过统计的情况发现,优酷今年明显低调了许多,仅与江苏卫视和湖南卫视两大卫视进行合作。优酷与芒果系合作甚密,曾在2017年联合独播多档S+级综艺节目,包括《爸爸去哪儿5》《快乐男声2017》,彼时有效弥补了优酷综艺部分头部内容的缺失。另外,优酷在2018年独播了江苏卫视头部音乐节目——《蒙面唱将猜猜猜》《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而《金曲捞》的制作团队也是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的团队。如此看来,此次优酷挑选合作对象经过了一番考量,不再像以往那般大手大脚。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财大气粗的腾讯爸爸竟舍弃了江苏卫视,在此之前腾讯连续三年拿下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播放权。巧合的是江苏卫视今年的冠名商恰好是今日头条旗下最有竞争力的短视频产品——抖音。结合最近的形势,头腾大战正是打得难解难分,从微视到微信新增的时刻视频都直指短视频领域。钱财事小,气节事大,腾讯又岂能容忍抖音在不打码、不处理的情况下在其平台上大肆宣传?更何况,腾讯爸爸有的是“黑科技”为节目拉动播放量。

  31日晚直播开始,腾讯视频推出了一项功能——任意一台演唱会播放页面右侧都会并排出现其他三家卫视的直播页面,用户可以直接点击小窗口切换到另一频道,省去了退出—搜索—点击进入的繁琐程序,并且这种新式切换中间不会插播广告,有效吸引用户和减少用户耐心损耗。腾讯这一出“黑科技”倒是十分值得其他平台效仿。

  当晚尝试“黑科技”的不止腾讯视频一家,网友反映在使用有线电视、IPTV观看其他电视台晚会时,会突然出现江苏卫视跨年广告,并自动转到江苏卫视直播。稍后,CIBN酷喵影视官微发声,称此行为是客户端引导智能电视用户通过其平台观看的插屏广告推广行为。其作用大约类似网页跳出来的窗口广告。

  

10.jpg

 

  尽管今年各视频平台购入的跨年演唱会版权数量有所下降,但林林总总算起来也有10档,而这10台晚会要在30日、31日晚20-24点共8个小时内播出,这还不包括二三线制作的晚会,因此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多的提高本站内的播放量、增加曝光度成为重点。也就不难理解各方频频使用“黑科技”为平台引流、增量了。

  2005年,湖南卫视开先河创办了大陆第一台跨年晚会,彼时湖南卫视如日中天,李宇春自《超级女声》横空出世,随后东方卫视、江苏卫视乃至央视加入,数量最多时可达到十几家卫视同时办晚会。经过十几年的演变,跨年晚会不仅成为电视台一年一度的汇报晚会,也成为观众最有仪式感的跨年活动。但奈何,属于电视台的时代,终是一去不复返了。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 上一篇互动电视: 2019年广电发展展望
  •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