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动电视 > 业界/政策

胡正荣解读广电总局“三定”方案

作者:苗梦佳 路红梅    来源:中广互联   发布时间:2018-09-13 08:31:42

  【流媒体网】摘要:中国教育电视台总编辑胡正荣认为,新增的媒体融合发展司、坐实的公共服务司以及整合的安全传输保障司是此次广电总局三定方案的三大亮点。


 

  9月11日,中国机构编制网公布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三定方案)。在广电总局13个司局中,新增了媒体融合发展司和安全传输保障司。

  同日,人民网发布报道,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副总编辑刘晓龙在2018媒体融合发展论坛上透露称,中央批复的总台“三定”方案中,总台一共下设25个中心,其中新媒体中心有3个(包括融合发展中心、新闻新媒体中心、视听新媒体中心)。

  这些调整与变化释放了哪些信号?对广电业的发展有何影响?媒体融合如何可持续推进下去?中国教育电视台总编辑胡正荣先生,为您独家解读广电总局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三定方案中的亮点与热点。

  

微信图片_20180913083725.jpg

 中国教育电视台总编辑胡正荣

  提问1:9月11日,中国机构编制网公布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三定方案),您如何看待此次的三定方案的公布,结合之前新闻出版广播电视总局调整为广播电视总局,您如何看待国家对此做出的调整?

  胡正荣:这次的三定方案,我个人觉得管理上更能体现出国家对整个行业管理专业化的深入,而且已经捕捉到了整个行业未来发展的走势和走向,再者,还能看出国家对一些重点问题的特别关注。因此我觉得这个方案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案,既符合行业规律,又符合行业监管重点。

  此前,广电总局与新闻出版署合并后成立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也是符合社会发展方向的。从国际通行的做法来看,越来越多的国家把电子传媒和平面传媒统一在一起,甚至有的国家干脆就叫新闻部或者统一的管理部门。

  随着传媒事业的发展,特别是电子传媒与互联网的结合越来越强,把它单独考虑出来的这种做法也是有的。其中美国就是典型,FCC联邦通信委员会就是通过控制无线电广播、电视、电信、卫星和有线电视来协调国内和国际通信的。根据不同地区的情况,既有分封而治,也有统一管理。所以我觉得之前那次合并有其合理性,但这次分开在我看来可能更符合中国的现实,更符合中国行业发展的需要和方向。

  提问2:此次三定方案中,新增加了媒体融合发展司,明确主要职责包括:拟订广播电视重大改革措施,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协调推进三网融合,推进广播电视与新媒体新技术新业态创新融合发展。管理发放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承担广播电视视频点播业务的审批工作。您认为这一变动应该如何解读?

  胡正荣:可以看到昨天三定方案发布之后朋友圈都刷屏了,大家关注的基本就是媒体融合发展司。其实在我看来,三定方案中至少有三个值得关注的点,而不只是这一个。

  此外,我还想谈谈相关的背景。

  其一,整个传统媒体只有走融合发展的道路才能生存,且目标非常明确,即谁不走融合之路谁就很难可持续发展,这是必然的。因此,我认为从广电行业以及传统媒体发展的角度出发,广电必须走融合发展之路,故此国家制定了这个方案。

  其二,广电网、电信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已经谈了十年乃至十年以上,之前还叫广电部的时候,就发过三网融合的文件。

  其三,在8月21日召开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要扎实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这恰恰说明,融媒体建设已经不能只在新华社、人民日报这种主流媒体或者较大的央媒层面做,省级媒体普及,更关键的是要发展地县级媒体。此前中央特别强调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使得广电总局的使命更丰富、更多样。

  目前朋友圈对于媒体融合发展司的解读都太单一、太实用主义。方案中媒体融合发展司的管理职责有四个,大多数人只看到了最后一句话“管理发放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承担广播电视视频点播业务的审批工作”,觉得视听业务、视听节目、点播业务要统一管理。

  个人觉得“协调推进三网融合,推进广播电视与新媒体新技术新业态创新融合发展”才是重点。其中包括了三点要求:一要和新媒体融,拓宽平台。二要和新技术融,容纳大量的新的技术,包括人工智能、网络技术、数字技术等。三要和新业态融,目前传统广电业态极其单调和单一,节目仅靠广告生存。而新媒体是可以跨界生存的,可以通过打通线上线下产业链,来构建全业态、全媒体的生存和发展模式。

  媒体融合发展司更重要的使命是帮着中国传统媒体,特别是广电行业,真正迈入到一个与新媒体、新技术、新业态完全融合的全媒体生存模式。这是它的根本性,其中的使命非常艰巨。三网融合做了这么多年、说了这么多年,但实际上落地的并不是太多。“协调推进三网融合,推进广播电视与新媒体新技术新业态创新融合发展”是三定方案中最亮的一个点。

  另外,公共服务司也应该重点关注。之前这个司一直没有做实,所以它的存在感不强。很多时候我们关注广电媒体怎么挣钱、怎么融合发展,而忘掉了媒体的双重使命。主流媒体或者新兴媒体的首要使命都是公共服务,之后才是发展新业态、新技术、新品牌。所以公共服务才是媒体的首要使命,通过媒体融合拓展产业才是第二使命。

  个人觉得,这次把公共服务司做实是好事,而且也是符合未来媒体良性发展方向的。所以公共服务司的职责是——指导、推进广播电视公共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并实施监督。协调推进广播电视“户户通”、边疆和少数民族等地区广播电视基础设施建设、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节目译制制作等重大工程。承担总局扶贫工作。

  第三个亮点就是安全传输保障司。它的职责是“拟订广播电视传输覆盖网和监测监管网的规划,推进广播电视有线、无线、卫星等传输覆盖体系建设。负责广播电视安全播出的监督管理和技术保障工作,指导、监管广播电视节目传输覆盖工作。指导、推进国家应急广播体系建设,拟订广播电视有关安全制度和处置重大突发事件预案并组织实施。指导全国广播电视有线、无线传输设施和电台、电视台等重点单位安全保护工作。”

  随着目前网络风险的与日剧增,各种挑战呈现多样化且复杂化的特点,广电总局更应承担安全播出的重要职责。习近平总书记此前谈到网络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最重要组成部分。由此可见安全传输播出保障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到了国家发生突发事件的时候,主流媒体的公信力和权威性越来越重要。

  总而言之,新增的媒体融合发展司、坐实的公共服务司以及整合的安全传输保障司是此次三定方案的三大亮点。

  提问3:广电总局的三定方案,明确推进三网融合,您认为此举对三网融合的发展会带来哪些利好和变化?

  胡正荣:三网融合既然已经设立一个司,那么三网融合未来的发展方向肯定会很明朗,但也是“任重而道远”。因为相融合不仅仅是一个司的问题、一个总局的问题,实际上涉及到工信部和网信办。它需要多部门的统筹和协调,且我希望中央最好能有一个有力的协调机制,否则三网融合还仍然存在部门利益,统筹协调难度就会比较大。

  但是我觉得有几个相对利好的消息,比方5G的频谱分配、国网的700M。真的要把三网融合做好,其实不是广电一家的事儿,需要让广电网、电信网、互联网三家坐在一块来谈。先谈社会责任,再谈利益、效益。

  首先,国家要出台比较符合社会发展方向的三网融合方面的法律和法规。美国是世界上三网融合做得最早的国家,它是在90年代中期就开始了。它的三网融合起步是因为1997年美国联邦电信法新法案的出台才推动了三网融合,所以我觉得中国有必要有类似的新法律出台和执行落地。其次,还要有一个合理的监管机构或者更高层面的统筹机制来执行监管。第三就是将社会责任放在第一要务,经济效益放在第二要务,谈分工合作以及利益分配。这三点都做好了,三网融合就成功了!

  提问4:之前有传言总局会专门设立产业司,增加广电的市场、产业特性,如今并没有设立产业司,您觉得如果设立产业司,对广电的发展是否会有助益?

  胡正荣:没有设立产业司并不意味着广电没有发展产业、不发展产业。媒体融合发展司的机构职能中的“协调推进三网融合,推进广播电视与新媒体新技术新业态创新融合发展。”就意味着广电未来的产业发展必须拓展新业态,这样才能把你的市场做大做强。传统广电的首要使命是公共服务,在公共服务之余,你可以挣点广告的钱,再来反哺公共服务,这才是最重要的事。但是你要想在全媒体时代发展全业态产业,就要跟新媒体、新技术、新平台融合,拓展新业态、拓展线上线下产业,这个思路也是没错的。

  提问5:在广电总局方案公布后,同时中央批复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三定方案,总台一共下设25个中心,其中新媒体中心就有3个(融合发展中心、新闻新媒体中心、视听新媒体中心),媒体融合受到足够的重视,您对此有何看法,对媒体融合的发展如何看待?

  胡正荣:三个新媒体中心的建立说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高度重视媒体融合,融媒体发展已到了迫在眉睫、决定生死存亡的阶段,这是其一。

  其二,三个中心也有其合理性。个人觉得,融合发展中心更像一个规划、设计、研发、管理部门,相当于大脑。而新闻新媒体中心、视听新媒体中心则是躯干、四肢,属于分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主业务是新闻立台,新闻一定要和经营分开,因此新闻新媒体中心就是做新闻。而总台的最大优势是视听,通过视听新媒体中心可以将线上线下打通、将经营打通,做文艺、少儿、体育等方面的细分垂直化内容。

  提问6:在8月21日召开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发表讲话,明确指出要扎实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中央的此项决定释放出什么信号?各地积极响应,纷纷建立融媒体中心,您觉得此举只是保命之举,还是会给县级电视台带来实制性的、长远性的改变?建议他们后续采取哪些措施,才能可持续性发展?

  胡正荣:个人认为中央释放的信号是不简单地要建立县级融媒体中心,我们一定把融媒体中心的建设放在一个现代化基层治理的层面去看。中国社会的稳定与否、未来发展的好坏与否真的是取决于基层治理,可以说,基层治理非常重要的手段和渠道就是媒体,基层治理的现代化是整个县级融媒体建设的一个根本出发点。

  此外,县级媒体给自己的定位不应该是把县里融媒体融合在一起,弄一个公众号、两个客户端,这样理解就太狭隘了。县级融媒体中心一定是要建设成为一个智慧县域平台。众所周知,全国各地都在搞智慧城市建设,基于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构建出的智慧县域平台也不应只是发新闻、卖大米。

  中央希望建设的县级融媒体中心绝不是保命之举,而是县域的治理。县域治理不仅要给县级电视台,更要给中国的基层治理带来一个实质性、长远性的改变。当然不能说靠县级融媒体平台就整体改变,但是希望可以提供一个改变的入口。如果县级媒体只想依托建立融媒体中心保命,那么你的理解就是错的,做也做不好!

  而谈到后续的措施,我认为有三个关键点:

  一是人才,县域媒体要对人才进行强化培训,特别是经营管理以及顶层设计方面的人才。因为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不是靠基层的采编人员,而是靠融媒体中心的管理层人物和中层干部。而我接触到的县域媒体管理层,是急需改变思维,改变能力的。

  二是机制、体制,因为县域融媒体绝对不是一个物理融合,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是你做你的、我说我的,所以机制改革是核心点。

  三是资金和技术,一般县级媒体资金相对不足,无法弄到资金、投入技术。

  可以说,这三点都做好了才有利于可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侯亚丽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